您的位置 首页 宁德旅游

宁德时代攻守道

鑫椤资讯 传递价值资讯锂电池 | 石墨炭素 | 电炉钢 | 汽车钢宁德时代能否冲破以技术革新为关键制胜点的新一轮争霸赛,将是其从“领头羊”走向“绝对霸主”的分水岭。现在,或是曾毓群…

鑫椤资讯 传递价值资讯
锂电池 | 石墨炭素 | 电炉钢 | 汽车钢
宁德时代能否冲破以技术革新为关键制胜点的新一轮争霸赛,将是其从“领头羊”走向“绝对霸主”的分水岭。
现在,或是曾毓群最为焦灼的时候。2019年,宁德时代以32.5GWh的出货量再度问鼎全球,占到市场份额的27.87%。这是自2017年以来,宁德时代的第三度封王。但动力电池的竞争更像一场马拉松,还远未到终局,你追我赶中仍变数丛生。就在3月29日,宁德时代的国内老对手比亚迪重磅推出刀片电池,这是由比亚迪动力电池业务拆分而来的弗迪电池公司推出的首款产品。“把‘自燃’这个词从新能源汽车的字典里抹掉”,发布会上,王传福打出安全王牌,直指新能源汽车安全痛点。同时,刀片电池还突破了磷酸铁锂的密度短板。由于体积利用率提升50%以上,刀片电池的续航里程也相应提升50%,达到高能量密度三元锂电池的同等水平。“现在大家所知道的几乎所有品牌,都在和比亚迪谈刀片电池的技术合作。” 弗迪电池董事长何龙毫不掩饰圈地野心。不只比亚迪,觊觎宁德时代铁王座的还有日韩电池巨头松下、LG化学、三星SDI、SKI等。外国巨头们曾因政策壁垒而被排除在国内新能源汽车盛宴之外。然而,2018年以来,国内政策开始松闸。几大巨头卷土重来,纷纷以扩产方式加码中国市场。除市场上的直接搏杀,宁德时代还面临着技术突围的考验。在固态及无钴化等新一代电池技术上,松下、特斯拉、雷诺等一众巨头已经下注,蜂巢等国内新晋玩家也加入战局。宁德时代能否冲破以技术革新为关键制胜点的新一轮为争霸赛,将是其从“领头羊”走向“绝对霸主”的分水岭。进击凶猛2月26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公司拟定增募集资金不超200亿元。该定增是再融资新规颁布以来体量最大的一单,而宁德发布公告距新规出台仅12天。根据公告,资金将用于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项目、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三期)、四川时代动力电池项目一期、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同时,公告还透露,公司董事会已通过《关于投资建设宁德车里湾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的议案》,拟自筹100亿元投资车里湾锂电子电池项目。上述公告只是宁德时代迅猛扩张落下的最新一枚棋子。「角马能源」根据宁德时代公告统计,自2017年以来,宁德时代已发布185 GWh的产能规划,投资金额高达528.79亿元。此外,其还与上汽、一汽等车企以合资公司的方式扩张产能。目前,宁德时代在福建、江苏、青海、四川等多地实现战略布局,首个海外工厂于去年10月在德国图林根启动。将宁德时代的高速扩张置于全球动力电池的竞争格局中来看,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扩张最直接的目的就是守住并扩大已有的江湖版图。目前,全球汽车产业已经转向新能源赛道。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此前的预计,到2040年,全球新能源汽车将占到新车销量的35%。以大众汽车为例,其CEO赫伯特-迪斯,曾在去年10月公开表示,电动化战略不会损害其利润,电动车的利润率不会比燃油车低。同时,他还透露,大众发布的紧凑型电动汽车ID.3的订单已经排到了2020年中。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动力电池需求也随之水涨船高。根据Marklines预测,未来5年全球动力电池行业将持续高速增长,2025年全球装机量可达850GWh,市场空间可达5800亿元。同时,整个动力电池行业还存在高端产品供给不足的结构问题。去年,奥迪发布入门级电动车e-tron50quattro,其性能参数和旗舰车型e-tron相比,明显降低。业内人士认为,除满足细分领域需求外,动力电池供应不足或是导致奥迪e-tron“减配”的主要原因之一。宁德时代之外,全球动力电池巨头都在加速扩张步伐。日韩电池巨头更是对中国市场频频加码。中国是新能源汽车最早的起跑者之一。2015年起,国内新能源汽车开始放量。当年,工信部颁布《汽车动力蓄电池规范条件》,该文件被行业称为“白名单”。而根据国家补贴规定,只有使用“白名单”企业的动力电池,才能获得新能源补贴。一纸文件将此前已在国内有所布局的松下、LG化学等日韩巨头业排除在国内新能源汽车盛宴之外。借助国内市场的政策红利,宁德时代也在短短9年内反超日韩巨头。2018年开始,政策开始松闸。2019年工信部废止“白名单”。今年2月,发改委和商务部就《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鼓励外资动力电池企业来华投资。政策壁垒消除后,日韩巨头再度卷土重来。三星SDI启动西安动力电池二期项目,同时规划在天津建设动力电池和车用MLCC生产线。韩国SKI在江苏常州落地在中国的首个动力电池工厂;LG化学在南京规划了第二工厂;今年,松下与丰田汽车宣布组建合资公司,专门生产电动汽车所使用的方形锂电池,并表示新公司有近一半的员工部署在中国。日韩巨头对国内市场格局的影响显而易见。据真理研究院透露,今年2月份,日本松下和韩国LG化学动力电池装机量跻身国内第二、第三,仅次于宁德时代,主要配套特斯拉。当然,根据最新消息,国家将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购置税政策延长2年。此举将一定程度延缓日韩巨头攻势。但有赖特斯拉背书,在无补贴以后,不妨快速圈定国内其他车企。老对手比亚迪更是来势汹汹。今年3月,比亚迪官宣“弗迪电池”成立,该公司前身为比亚迪动力电池部门。拆分意味着比亚迪彻底打破此前封闭策略,向车企开放电池供应。降本增效是宁德时代扩张的又一驱动力。后补贴时代,无论是车企还是动力电池厂商的研发重点,降本增效都是第一要义,而大规模扩张是摊销成本最直接的手段。目前,全球范围内动力电池市占率集中化的趋势越发明显。一份来自高工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排名前十动力企业合计装机量约为102.4GWh,占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的89%。头部阵营中,中日韩占据绝对主流。正如曾毓群所言,日本人发明锂电池,韩国人做大锂电池,中国将锂电池做到世界第一。但是,中国锂电池行业创新研发相对落后,这是行业长期存在的隐忧,也是宁德时代的隐忧。打造护城河2个多月前,一则与特斯拉合作的公告发布后,宁德时代总市值一路攀升至3600多亿元,一度冲上A股总市值榜第19位。公告披露,2020年7月1日—2022年6月30日,宁德时代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对技术出身的曾毓群而言,他的关注点或在市值之外。与特斯拉合作,将对宁德时代技术水平提升起到推动作用。曾毓群深知此次合作的重要性。将时间拉长到宁德时代的发展历程,公司的两次质的跃升,都和与顶级品牌合作有关。2004年,宁德时代前身ATL解决了困扰苹果已久的MP3电池循环次数低的问题,入围苹果供应链,随后在消费电池领域做得风生水起。转战动力电池领域后,宁德时代崭露头角的关键一战,就是为华晨宝马研发动力电池。在啃完700多页德文版动力电池生产标准后,宁德时代产品成功配套宝马“之诺1E”,正式成为宝马集团在大中华地区唯一的电池供应商。如今,动力电池产业升级到巨头间的竞争,市场搏杀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隐秘的战场,就是研发创新,其激烈程度丝毫不逊跑马圈地。研发创新是降本增效的利器。去年,宁德时代推出CTP电池技术,对外宣称,整体电池包体积利用效率提升15%-20%,预估成本降低20%-30%。然而,令曾毓群更加忧虑的或是技术迭代的风险。整体来看,锂离子动力电池还是新兴产业,电池技术更新迭代快,如果选错技术路线或者不能跟上新技术的步伐,现有的商业格局完全有可能被颠覆。比亚迪从国内老大的位置上跌落,其中的关键原因之一就是押注磷酸铁锂电池及其配套的客车市场,从而错失配套三元电池的乘用车的发展机遇。动力电池行业早已掀起新一轮技术储备竞赛,而且有更多新玩家参与进来,还有车企亲自下场参与。目前,凭借安全性能,固态锂离子电池被看作最具潜力的下一代电池技术。同时,为摆脱贵金属钴的制约,动力电池呈现无钴化的发展趋势。钴是锂离子电池中必需的贵金属,因储量稀少而价格高企,产量受产地政治经济因素扰动大,因而被行业戏称为“钴奶奶”或“钴爷爷”。更少的钴,意味着更低的成本和更强的竞争力。在针对上述技术的研发中,越来越多的车企参与进来。2019年,特斯拉一口气收购电容电池公司MAXwell和加拿大电池设备制造和工程技术公司Hibar,有消息显示,特斯拉正在美国弗里蒙特工厂建造一条电池生产线。雷诺汽车高级副总裁吉尔斯·诺曼德也于去年公开表示,到2025年,雷诺旗下电动汽车可能会使用钴含量为零的固态电池。而雷诺规划使用的无钴固态电池,则由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投资的电池公司Ionic Materials提供技术支持。更早的2018年,德国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曾表示,大众集团拟在欧洲自建电池工厂生产固态电池。同时,国内江苏清淘公司、福建巨电等也有意淘金固态电池,甚至已经有产线落地。长城旗下蜂巢能源从无钴入手,杀入动力电池产业。去年,其首发无钴材料电池,且预计在今年第四季度实现无钴电芯的SOP(标准作业程序)。“如果未来几年固态电池能够实现商业化应用,那么锂电格局大概率会再次进入一个群雄并起的再分散的发展新阶段。”真锂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墨柯曾如此大胆预测。像迎接全科考试一样,宁德时代也在针对无钴等下一代化学体系方向,锂硫、锂空、全固态锂离子、钠离子电池等前沿储能技术有所布局。过去多年中,宁德时代研发费用投入名列国内前茅。公开资料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其在研发上的投入就达14.1亿元,同比增长97%。也因持续投入研发,宁德时代筑起一道高高的专利墙。而在创新战略上,曾毓群提出构建“顶天立地”的研发链条。“顶天”是适应国家战略需要,“立地”是适应企业和市场发展需求。通过两者的有机结合,布局前沿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及产业技术研究。但是,宁德时代要化解技术迭代周期的风险,注定不是坦途。车企等新晋玩家搅局之外,其还要面对同业的挑战,而其中最强劲的或是松下。“虽然中国和韩国正在崛起,但日本用于锂离子电池的隔离层、正极和负极等业务仍表现强劲,最关键在于控制核心技术就好,虽然能控制下游最理想。”去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日本科学家吉野彰如此评价中日韩三国锂电产业格局。松下背后有日本整个产业力量的支持。日本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简称NEDO)已经出台规划,要在2022年前完成固态电池核心技术的市场准备。这个时间,刚好是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完全去补贴的时代。锂电池产业的竞争,是企业间的竞争,也在很大程度上是国家层面的竞争。-广告-
专业报告
《2019年动力锂离子电池行业研究年度报告》
《2019年磷酸铁锂产业链价值研究报告》
《2019中国三元材料市场年度报告》
《2019年锂电负极材料产业链剖析》
《鑫椤前瞻-全球锂电池产业内参》
▲以上报告由鑫椤资讯制作
咨询电话:18964001371
本文来源:角马能源,转载请注明来源。鑫椤资讯成立于2010年,主要服务于锂电、炭素、电炉钢3大行业,是中国专业的产业研究和顾问公司。鑫椤资讯以研究为中心,提供媒体资讯、研究咨询、数据库和市场营销等解决方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