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宁德教育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摘抄(《朝花夕拾》读书笔记)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 一、《朝花夕拾》题解: 《朝花夕拾》,原名《旧事重提》。从旧事重提,到朝花夕拾,是多么诗意的表达! 《朝花夕拾》,注定是千古名篇!倒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文字,而是…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

一、《朝花夕拾》题解:
《朝花夕拾》,原名《旧事重提》。从旧事重提,到朝花夕拾,是多么诗意的表达!
《朝花夕拾》,注定是千古名篇!倒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文字,而是因为它是鲁迅的童年记忆,是了解鲁迅其人的第一重要资料!
当然,了解鲁迅其人的第二重要资料,就是鲁迅的弟弟周作人关于鲁迅的文章!
二、《朝花夕拾》叙述线索:
《狗猫鼠》,说的是我的仇猫与隐鼠之死。我的仇猫,也许是还在十岁上下的时候,只因为猫吃老鼠,吃了我饲养的可爱的小小的隐鼠。后来得知,那隐鼠其实并非被猫所害,却是被长妈妈一脚踏死了。
《阿长与<山海经>》,说的是我的保姆长妈妈。因为隐鼠之死,我对长妈妈的感情,从我实在不大佩服她,也对她发生过空前的、特别的敬意,变为憎恶她,怨恨她,然而,长妈妈给我买了《山海经》,我最为心爱的宝书,这又使我发生新的敬意了。谋害隐鼠的怨恨,从此完全消灭了。
《二十四孝图》,说的是长辈给我《二十四孝图》,却让我害怕,怀疑,我不敢再想做孝子了。 然而,在这害怕、怀疑中,一个儿童的人格已经开始走向独立。
独立精神,怀疑主义,这正是鲁迅之所以成为鲁迅的人格底色!
《五猖会》,说的是要到东关看五猖会的时候,父亲却叫我背书——我七岁上学开蒙时候读的《鉴略》。
背书一节文字,写的好!儿童的心理变化,胜过赛会种种文字,胜过无常种种文字。
《傅雷家书》也罢,《朝花夕拾》也罢,越读越觉得不是写给儿童学生们看的,却是做父母的应该好好读读!
对于父亲叫我背书,是怨恨,还是别有意思,只有鲁迅心里知道,外人不足道哉!
《无常》,说的是勾摄生魂的使者——活无常。鲁迅所见,迎神赛会上的活无常,城隍庙或东岳庙中“阴司间”的活无常,《玉历钞传》上的活无常,“目连戏”里的活无常,这鬼而人,理而情,可怖而可爱的无常,因为他爽直,爱发议论,有人情,——要寻真实的朋友,倒还是他妥当。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描写何等生动!故事何等精彩!文字何等流畅!
百草园,我的乐园。园中景物,长妈妈讲故事,雪中捕鸟,三处特写,聚焦,聚焦,再聚焦,百草园便犹如梦境般美妙,充满了童真童趣。
三味书屋,全城最严厉的书塾。问先生“怪哉”虫,我才知道做学生只要读书。儿童的好奇心、求知欲,就这样被打消了。三味书屋后面的园,与百草园对照,一详写,一略写,有趣无趣,自然可见。于是,先生读书入神,我们做戏画画。
《父亲的病》,说父亲的病,写的却是我和本城两位名医的周旋:相同的是,诊金是一元四角,不同的是,一个脸是圆而胖,一个脸是长而胖。还有用药也不同。一个是药引的难得,一个是特别的丸散和奇特的药引。一个是隔日一回,两整年,父亲的水肿是逐日利害,将要不能起床;一个是一百多天,父亲终于躺在床上喘气了。一个是因为看了两年,毫无效验,脸又太熟了,未免有些难以为情,所以等到危急时候,便荐一个生手自代,和自己完全脱了干系;一个是说可以请人看一看,可有什么冤愆,医能医病,不能医命,自然,这也许是前世的事。就像开篇所说名医的故事那样,通篇文字,冷静,客气,却充满了讽刺。最重要的是,我的一位教医学的先生却教给我医生的职务道:可医的应该给他医治,不可医的应该给他死得没有痛苦。——但这位先生自然是西医。
写父亲的咽气,父亲之死,写的却是衍太太的催促,我的叫声。“父亲”二字,感叹号、省略号,是儿子对父亲最真挚的爱,这声音,却是我对于父亲的最大的错处。
《琐记》,从衍太太说起,说的还是鲁迅在南京学堂的生活。
写衍太太,用的多是反语,通过吃冰,她和男人看光身书,打旋子,碰肿,流言,衍太太为人嘴脸可想而知。
南京学堂生活,初入江南水师学堂,看到的是头二班学生的螃蟹态度,每年七月十五请和尚放焰口的乌烟瘴气;再入矿路学堂,即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矿务铁路学堂,却是看新书的风气,买来看《天演论》的新鲜感。
后人说到鲁迅,一定要说鲁迅看《天演论》以后如何如何,然而,鲁迅自己却是轻描淡写,远不及儿童时候对《山海经》那般痴迷!
正如今天人们看来考大学、出国留学无限风光的事,在当年鲁迅却都是出于无奈,或者被动的选择。
《藤野先生》说的是鲁迅在日本 仙台学医的老师藤野先生。
以前上课,老师讲的最多的是,看电影枪毙中国人的片段促使鲁迅弃医从文的故事。其实,关于这一点,鲁迅在《呐喊 自序》中说的很明白。
如今看来,默默无闻的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的教师藤野先生与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文学家鲁迅之间的师生情谊, 是所有伟大的师生情谊中最伟大的一种。
鲁迅,作为一个学过医学的人,恰恰看到了人间社会的种种不正常和病态,又用他文学家的笔描摹刻画,成就了一个属于他的时代!
《范爱农》,通过写鲁迅与范爱农两人的相见,相识,相熟,相知,相别,写出了初到日本的范爱农,恩师被杀后的范爱农,革命前的范爱农,革命后的范爱农,同事时候的范爱农,临死前的范爱农。
从徐锡麟、秋瑾被杀,东京同乡会发电报的争议,引出恩师被杀后的范爱农。鲁迅初识范爱农,第一印象却是离奇,而且很可恶。
故乡熟人客座上再见面,革命前的范爱农,躲在乡下,很气闷,进城,爱喝酒。
两人非常相熟,追问旧事,鲁迅却是讨厌的。原来,鲁迅去横滨接同乡时,两人既已相见。税关检查,翻出绣花弓鞋,鲁迅一摇头,火车让坐,跌倒三四个,鲁迅二摇头,又补出初到日本的范爱农。
武昌起义,绍兴光复,革命后的范爱农,那笑容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尤其特别的是,不喝酒了,要看看光复的绍兴。可见,所谓爱喝酒,不过是借酒浇愁而已。
王金发带兵从杭州进来做都督,鲁迅做师范学校校长,范爱农做监学。同事时候的范爱农,还是那件布袍子,但不大喝酒了,也很少有工夫谈闲天。他办事,兼教书,实在勤快得可以。应该说,这才是真正的范爱农!
少年们办报,发起人借用鲁迅的名字,鲁迅答应了,也不怕都督派人打死他的消息。范爱农得到新消息,报纸骂王金发,少年们却收了王金发的五百元,鲁迅去报馆,反被质问。事情很凑巧,鲁迅辞职去了南京,报馆案了结,被一群兵们捣毁,德清大腿上被刺了一尖刀。
至此,鲁迅与范爱农才可以说是至交好友。
鲁迅从南京到北京的时候,范爱农的学监也被孔教会会长的校长设法去掉了。他又成了革命前的爱农,却已是临死前的范爱农,到熟人家寄食,各处漂浮,醉酒淹死。
范爱农之死,我至今不明白他究竟是失足还是自杀。我疑心他是自杀。他死后一无所有,遗下一个幼女和他的夫人。
值得一提的是,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被挖了心,给恩铭的亲兵炒食净尽。这应该就是《狂人日记》中吃人的由来。狼子村的佃户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
《狂人日记》也说,谁晓得从盘古开辟天地以后,一直吃到易牙的儿子;从易牙的儿子,一直吃到徐锡林;从徐锡林,又一直吃到狼子村捉住的人。去年城里杀了犯人,还有一个生痨病的人,用馒头蘸血舐。
秋瑾被杀,人血馒头,便又是《药》的由来。
三、《朝花夕拾》之鲁迅
鲁迅(1881-1936),原名周树人。
《五猖会》(七岁)。
《狗猫鼠》(十岁)。
《阿长与山海经》(十岁)。
1892年,入三味书屋读书。《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12岁)。
1893年,祖父因科场案入狱,父亲重病,全家乡下避难。出入当铺与药店。《社戏》。
1896年,父亲去世。《父亲的病》。
1898年,赴南京,入江南水师学堂。《琐记》。
1899年,改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矿路学堂。
1902年3月,作为江南督练所派遣的官派留学生前往日本留学。
1904年9月,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藤野先生》。
1906年1月,看日俄战争教育片,决定弃医从文。
七年留学生活里,鲁迅做了不少评论家和翻译方面的工作。《月界旅行》(1903,翻译)、《地界旅行》(1906,翻译)、《文化偏至论》和《摩罗诗力说》(1907)、《域外小说集(上下)》(1909,翻译)。
1909年8月,鲁迅回国,经友人许寿裳介绍,在杭州的浙江两级(初级、高级)师范学堂任化学和生理学教员,还兼任教植物学的日本教员的翻译。《范爱农》。
1912年,应教育总长蔡元培之邀,任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教育部佥事。抄古碑。
1918年5月,以鲁迅为笔名发表《狂人日记》,载在《新青年》杂志4卷5号。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用现代体式创作的白话短篇小说。
1920年,在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讲授中国小说史。
1923年,小说集《呐喊》出版。兼任女师大、世界语学校教师。《中国小说史略》上册出版。
1925年,女师大风潮,鲁迅因支持进步学生正义斗争被教育总长章士钊免职。
1926年,三一八惨案,鲁迅作《死地》《记念刘和珍君》等抨击段祺瑞政府屠杀学生的罪行,遭追捕,避难于山本医院。8月,《彷徨》出版。赴厦门大学任国文系教授,12月辞职。
1926.2.21,《狗猫鼠》。
1926.11.18,《范爱农》。
1927.5.1,小引。
1927.7.11,后记。
1928年,散文集《朝花夕拾》出版。
1936年10月19日逝世。
2017.10.1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