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宁德汽车

超3800张罚单 银行业超级监管年

为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严守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自2017年以来,原银监会组织开展了一系列专项监管治理行动。2018年则延续了2017年严监管的态势,据2018年全年银保监系…

为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严守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自2017年以来,原银监会组织开展了一系列专项监管治理行动。2018年则延续了2017年严监管的态势,据2018年全年银保监系统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具超3800张罚单,其中涉及贷款管理问题、票据业务违规、同业投资违规、理财销售违规等多个领域。
、在监管格局的重塑下,展望2019年,强监管仍将继续,随着穿透式监管的逐步深入,银行的潜在风险将会有所缓解,整体杠杆率也将呈现稳中有降的趋势。

01
全年开具超3800张罚单
2018年是以罚单拉开序幕的一年,从2018年1月到2月间,原银监会开出了总额接近9亿元,总数超过900多张的罚单,其中浦发银行、邮储银行分别以2.95亿和4.62亿元巨额罚单成为被罚主角。随后,对陕西、河南两地19家银行罚单的接踵而至,为“严监管年”拉开了序幕。
据飓牛君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12月31日,银保监会机关、原银监局以及原银监分局针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及从业人员共下发了3813张罚单(罚单统计以公布时间为准),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商业银行及各类金融机构均有涉及。其中,原银保监会机关开具20张,各地银监局1031张,原银监分局开具2762张。
从罚单数量来看,2018年是近年来严监管执行“最严”的一年,银保监系统平均每天开出超10张罚单。此前有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银保监会累计披露了2451张罚单,而2018年这一数据出现陡增,较2017年增加了1362张罚单,同比增长55.8%。按月度来看,2018年1-12月,银保监系统开具罚单的数量分别为555张、367张、110张、179张、310张、200张、246张、416张、256张、273张、462张、437张。
从监管力度来看,2018年“严监管年“是近年来执行贯彻最彻底的一年,不仅年初频现巨额罚单,时值2018年底,银保监会再一次祭出罚单“接力棒”。12月初再开10张巨额罚单,罚款没收共计1.563亿元,再次凸显打赢防范化解风险攻坚战的决心和毅力。其中,浙商银行被罚金额最高5550万、民生银行被罚3460万、渤海银行被罚2530万、中信银行被罚2280万、光大银行被罚1120万、交通银行被罚740万。飓牛君记者注意到,在2018年的罚单中,贷款管理问题、票据业务违规、同业投资违规、理财销售违规等多个领域成为银行触及监管红线的雷区。

02
2019仍是“严监管”年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看似简单的八个字,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两会给2018年金融行业的定调。2018年伊始,强监管依然继续,且监管文件出台频率大幅提高,
2018年1月,银监会决定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要求持续保持银行业监管高压态势,严肃惩处违法违规行为。随后,银监会又相继出台《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等多个专项领域的监管文件,对债券业务、同业风险暴露、同业负债等领域进行了详细监管规范,将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工作推入深水区。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看来,监管机构此前出台了“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等多项监管措施,强化风险管控、完善监管链条、弥补监管短板,组合拳重点打向了当前经营中风险较大的领域,比如同业、委外等业务,以及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金融活动。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分析认为,随着穿透式监管的逐步深入,商业银行的潜在风险将会有所缓解,包括地方债务风险将逐渐显性化,房地产风险也将有所缓解,商业银行的整体杠杆率也将呈现稳中有降的趋势。
对未来的监管基调,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在接受飓牛君采访时表示,监管机构的态度就是保护合法金融、打击非法金融、包容创新金融。希望监管体系既能够使用有效的、规范的监管制度,严格金融监管活动,保证金融监管活动在依法有序的框架内进行监管。同时,也能够不断适应新的经济发展的现实状况,不断的修改、发展、完善创新经营理念,以适应经济和技术飞速发展的现实需求。
黄志龙进一步强调称,2019年,银行业监管的总基调仍将是严格合规监管,监管的重点领域也是银保监会一直强调的“三三四十”等违法违规、不符合监管方向的行为。

03
引导银行服务实体经济
步入2019年,银行业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如何更好地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发展。2018年10月22日晚间,央行官网发布公告称,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央行将运用再贷款提供部分初始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担保增信等多种方式,重点支持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
飓牛君注意到,在监管发声后,包括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纷纷发布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解决民企融资难题。“银保监会通过促进业务的规范化发展,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回归服务实体经济。同时,监管机构也会通过渐进式、差异化的监管方式,在政策加码的同时给金融机构留下业务调整的机会。”李虹含说道。
在业内人士看来,监管部门提出了针对民营企业贷款的新要求,银行业应逐渐转变风险控制思路。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资本金不足、资本充足率的压力依然较为严峻。
黄志龙进一步指出,2019年,针对银行业经营,监管部门在强调严格监管的同时,也为商业银行开启了正规经营之门,例如商业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对商业银行理财表外业务与表内业务进行风险隔离,允许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金,这些都是政策上给与商业银行的支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宁德信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gkongyaji.com/lg/16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