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寿宁县

袭人结局_红楼遗mi 小说

袭人结局 《红楼梦》中,袭人和平儿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要原著的那个记载 问题补充:《红楼梦》中,袭人和平儿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要原著的那个记载 袭人按判词的暗示,最终她是琵琶别抱,…

袭人结局

《红楼梦》中,袭人和平儿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要原著的那个记载

  • 问题补充:《红楼梦》中,袭人和平儿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要原著的那个记载
  • 袭人按判词的暗示,最终她是琵琶别抱,嫁给名伶蒋玉菡。 此中便举出袭人众多说法的其中三种:改嫁 后四十回的续书中是因为贾宝玉出家,她在王夫人薛姨妈的安排下不得不改嫁。出贾府 而张爱玲考据原著可能的结局,认为她可能是在贾府败落后,嫌贾宝玉不上进而出贾府。嫁给蒋玉菡还有一种说法是,她因为贾家变故,不得不离开贾府嫁给蒋玉菡。离前留下:“好歹留着麝月。”等语。并在贾宝玉归来时,救济了穷困的宝玉宝钗夫妇。有二十回脂评:“……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二十八回脂评:“……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有别于一般贬袭的论点,此袭人是宝玉之恩人。平儿王熙凤的陪房丫头,贾琏之妾。她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女孩儿。虽是凤姐的心腹,要帮著凤姐料理事务,但她为人很好,心地善良,常背著王熙凤做些好事。王熙凤死后,王仁和贾环等要把巧姐卖给藩王作使女,是平儿陪伴巧姐逃出大观园。后来,贾琏把平儿扶了正。
  • 红楼梦结局袭人最后从哪里把薛宝钗买回家的?

  • 问题补充:最后,贾家被抄,薛宝钗等人被拍卖的那个市场叫什么?我是想问,被抄家充奴的人在哪里被拍卖?怎么拍卖?
  • 《红楼梦》原著没有写、也没有暗示薛宝钗被卖,更没说袭人把薛宝钗买回家的事。尊重原著,尊重曹雪芹的本意。
  • 红楼梦~晴雯的最后结局和袭人有关么??

  • 问题补充:红楼梦~晴雯的最后结局和袭人有关么??
  • 晴雯的死,固然最终要归结为“万恶的封建社会”,但是直接的刽子手有两个,一个是王夫人,一个就是花袭人。作者没有明写袭人告晴雯、芳官、四儿的情节,也许是对袭人终不忍心,因为她毕竟也是一个温顺的“女儿”;也许是因为稿子的遗失。但是我们从后面宝玉哭诉的话中,已经可以看出:所有的箭头都指着袭人。当宝玉质问她为什么别人的话都知道了,“单挑不出你和麝月、秋纹来”时,袭人半天答不上话,后来竟然说王夫人也许是忘了,过两天想起来再收拾她们不迟。这种借口,拿来骗三岁的孩子么?王夫人收拾丫头还要分期分批么?根本站不住脚。这是对袭人告密的明显提示。
  • 分析袭人的结局。急!!!

  • 问题补充:结合“游幻境指迷十二钗”中的判词和“寿怡红群芳开晚宴”中的签文。谢谢!!!
  • 刚看完八七版的红楼,心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 我是红迷,很乐意回答你的问题,你看第五回合作的判词:一簇鲜花,一张破席(当然“席”的斜音即为“袭”,影射袭人,这是曹公的常用手法),后有一句话,“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我觉得这里的优伶指的就是戏子蒋玉菡,后来宝玉把蒋玉菡送的红汗巾子悄悄地系在袭人腰间,我想这肯定也是作者在为后文埋下伏笔,其实我很赞同八七版的红楼的结局,我觉得做得非常好,她的结局就应该是这样的,我想这也应该比较接近曹公的原笔原意了
  • 红楼梦中袭人的结局是什么?

  • 问题补充:红楼梦中袭人的结局是什么?
  • 在贾宝玉落魄前,因为怕被连累被迫嫁给了蒋玉菡。(与贾宝玉互换汗巾的那位)至于她婚后是否幸福,那肯定不是的,蒋玉菡是个社会底层低贱的戏子,毕竟有贾宝玉在那里对比.原本袭人认定了贾宝玉会跟她在一起。可是最终却嫁给了那样一个低贱又与贾宝玉暧昧的男人,她当然不会称心如意.至于袭人是不是红颜薄命,书里在她结婚之后就没有太多的笔墨给她。但是在贾宝玉给她窝心脚后,她想到了“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有的人认为这就是暗示她薄命。但是如果不接受这个观点也未偿不可,毕竟书中没有明确的给她一个结果。红楼梦就是文学里的维纳斯,无结局,没有人可以说的清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怎么想就怎么是吧。
  • 袭人结局最靠谱的是什么

  • 问题补充:袭人结局最靠谱的是什么
  • 嫁给了蒋玉函啊。这个在前八十回的判词里就有了啊
  • 袭人与香菱的结局

  • 问题补充:详细的最后结局
  • 通常认为袭人的结局,是在宝玉落魄之前因怕被连累或因种种隐情,被迫无奈的嫁给了   因汗巾结缘的“优伶”蒋玉菡。而在后来“供养玉兄、宝卿得同始终”(脂批)。但很   少有人探究袭人婚后,以及宝玉出家后,生活究竟如何,婚姻是否恩爱幸福等事。笔者   认为考究这一点很有必要,这对袭人这个人物,甚至整个红楼的悲剧特性的研究都很重   要。   袭人见了自己吐的鲜血在地,也就冷了半截,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少年吐血,年月不   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想起此言,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   了,眼中不觉滴下泪来。   这是第三十一回,袭人因受宝玉气头上的“窝心脚”,至晚间吐血的一段文字。本着红   楼无闲笔这一原则,此一段描写已为袭卿的结局埋下了症结。从这段文字中我们可以看   出袭人将不长命,亦如“红颜薄命”这个红楼永恒不变的原则。那袭人的“薄命”仅仅   是因为年少时的这一内伤导致日后复发而致命吗?远非如此!   我们来看一下袭人的判册。   宝玉看了,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   枉自温柔和顺,   空云似桂如兰。   堪叹优伶有福,   谁知公子无缘。   这里对判词的解释并没有异议,要考证的是脂胭斋的评语。此处脂评说的是:骂死宝   玉,却是自悔。此二句颇值得深究。在蔡义江所著《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中把这两句   评语理解成“在脂胭斋看来,这是宝玉不早听从‘贤袭人’劝‘谏’的结果,是宝玉的   过失,故曰该‘骂’应‘悔’”。众所周知,雪芹对袭人是略有嘲贬的,这从判词的   “枉自”“空云”“堪叹”“谁知”以及“破席”的比喻中不难看出。而蔡义江对此两   句脂评的解释可以看出他认为脂胭斋在对袭人的立场上是和雪芹相背的。即雪芹认为袭   人可鄙在多因自身,而脂胭认为因宝玉。这在蔡义江的这本书中也有明确提出,且认为   脂评此处的观点是“不对”的。如此认为脂胭与雪芹观点相违不禁另人大跌眼镜。脂评   的观点立场素来是和红楼主旨相辅相成,怎么又会在如此关键的地方评出此等与雪芹观   点本意相违之语?再者,认为宝玉不听袭人的劝戒,应骂该悔,言下之意是宝玉早该读   功名,遵理教,学经济。那脂胭什么时候成了如此浅薄,如此不懂红楼,不解宝玉之蠢   人?!余觉甚谬。此处脂评之意因是:宝玉“被”骂,袭人自悔。袭人早与宝玉“初试   云雨”,早已是宝玉房内之人,贾府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没有人不承认,连黛玉   都毫无醋意的称其为“好嫂子”,而袭人最终却“堪叹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嫁   给了一个当时社会地位极低的戏子,且又与宝玉关系暧昧,甚至为蒋、袭二人牵上线的   汗巾还是当初玉、蒋二人暧昧之时相赠,为此还引出王府索人、贾政拷玉的丑事——如   此的“绿帽”,不但嘲讽了袭人,更是在极大的讽刺宝玉、骂宝玉啊!至于为什么说袭   人“自悔”,这就涉及到袭人婚后之事。   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见一年春。   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这是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袭人抽中花签上的诗句。“桃红又见一年春”出   自宋人谢枋得《庆全庵桃花》诗。雪芹虽只点明一句,其实全诗皆有隐喻。前两句不坠   述,只论后两句。通常认为此两句亦是在嘲贬袭人。但“渔郎”指谁?蔡义江称“如果   把‘渔郎’换成‘优伶’,诗就像专为袭人而写的了。”似乎挺聪明,但很可惜,渔郎   就是渔郎,没有什么优伶,因此“渔郎”在这里就显得很别扭,引用在这里语意似乎不   通。难道雪芹的这句诗就只引用前两句的诗意?当然不会,此回中花签上的诗皆只是冰   山一角,甚至有些重要的隐喻并不在引出的这句诗中,所以整首诗的关联很重要,这首   也不例外。其实渔郎指的正是宝玉。大家还记得四十五回黛玉和宝玉开的那个玩笑吧?   一语未完,只见宝玉头上带着大箬笠,身上披着蓑衣。黛玉不觉笑了:“那里来的渔翁   !”   这便好解释了。这诗的原意是,寻得安身避难之处后,“又见一年春”,但莫让飞花逐   水流出,惟恐打渔之人见得流出的桃花后来寻觅此隐处。而若是渔郎指宝玉,那意思就   是说袭人“花开二度”后便有难言之隐,有不想让宝玉得知,或无法让宝玉知晓之苦   处。那这苦处又为何?这里大胆的猜测,袭人婚后并不幸福。袭人原本深爱宝玉,而那   蒋玉菡毕竟为王府宠养多年的戏子优伶,与袭人婚后或旧习难改,或习性难投,又或待   袭人不善。再者,袭人难道愿意让宝玉得知原本已是他房内之人却又另嫁别人?所以,   “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之意便好理解了。   终上所述,袭人婚后的不幸才最终导致了袭人一生的悲剧,这婚姻的不幸亦是红楼的特   征。试想,如果袭人婚后幸福美满,那袭人还有何悲剧可言?又保住性命,又躲官司牵   连,连宝玉和宝钗最终还要依靠她,那简直是太好的结局了!这和红楼的悲剧主旨又岂   能吻合?袭人这个人物还有何悲剧深意可谈?可以想象,袭人先以为自己跟定了宝玉,   而后却与“公子无缘”,自以为和“优伶有福”能偷生安乐,却最终又是事与愿违。这   一件又一件出乎袭人意料之事,怎么能不让袭人不“悔之晚矣”?又怎能不让袭人对自   己一生的为人准则提出质疑?而袭人在懊悔和痛苦中触发旧症,在宝玉出家,宝钗心死   之后,与大观园的众姐妹一样,早早的离开了人世!   香菱,原籍姑苏,原名甄英莲(真应怜),为甄士隐独女,眉心中有一米粒大小的一点胭脂记。三岁那年元宵,在看社火花灯时被家奴霍启(祸起)看护不当而被骗子拐走,在人贩子手中先是卖给冯渊,后来呆霸王薛蟠打死了冯渊,把香菱强买去做妾,改名香菱。后随薛家进京,一直住在荣府的梨香院。她生得袅娜纤巧,做人行事又温柔安静,夏金桂极为嫉妒她。香菱备受夏金桂的折磨,不仅名字被改为秋菱,还险遭谋害。薛蟠出狱后,把香菱扶了正,后难产而死。   也就是死了。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